热词: 公益 慈善 企业责任 捐赠 环境保护 明星公益
“爱心基金”帮医院“忽悠”脑瘫患儿来京
2018-09-10来源:北京青年报


    先以爱心救助的名义声称为脑瘫患儿提供免费救治,再“忽悠”患儿家属到京郊一家民营医院进行高额诊疗。近期,来自湖南、广西多地的众多脑瘫患儿家庭遭遇了这一“变味儿”爱心基金和医院营销手段。

    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一家名为“杏林爱心基金”的组织与北京市大兴区京军医院之间存在着微妙的关系,不断“电话邀请”各地患者来京就医。

    更严重的是,种种线索表明,“杏林爱心基金”与2015年就被有关部门叫停的“全国脑瘫康复救助基金”是“换汤不换药”的同一组织。从2015年到今年,该组织以“杏林春雨行动”为由,与不同基金会合作,持续活跃在全国各地,为北京市大兴区京军医院(以下简称“京军医院”)“筛查”脑瘫患者入京,用几千块钱的救助金引诱患者就医,使之付出高达5万至7万元的治疗费用。

    案例——

    先“免费”后“要钱”

    “爱心基金”要求患儿家属带4万块钱来京

    今年7月,脑瘫患儿宁宁(化名)的妈妈刘女士接到村长通知,称北京来了专家给脑瘫患儿看病,可以免费救助。“免费救助”这四个字让刘女士很激动,她立刻抱着3岁多的孩子,带着病历资料来到了当地的一家宾馆参与筛查,她记得现场摆放的宣传资料上写着“‘杏林爱心’贫困脑瘫救助活动”的字样。由于是官方通知,现场来了不少患儿家属,登记信息、排号、筛查之后,工作人员告诉刘女士,回家等消息,如果符合救助条件,就可以去北京看病了。

    过了几天,自称“杏林春雨全国小儿脑瘫康复救助基金会”工作人员的张江(音)联系了刘女士。通过微信简单询问了病情后,张江说,宁宁有96%的治愈希望,并让刘女士抓紧时间买车票,带上4万块钱来北京看病,“爱心基金”可以补助3000-8000元。

    说好的“免费救助”怎么变成了“带4万块钱来北京”?刘女士很难理解。但张江不断强调“96%的治愈率”、“爱心基金”,带着对治愈孩子的期待,刘女士买了火车票,并把订票信息发给了张江。张江回复:“你们要去的医院是北京京军脑瘫病医院,地址是北京市大兴区高米店南康庄路东口。”

    在张江与刘女士联系的同时,一位自称北京京军医院临床医生的王医生也加了刘女士微信。在微信里,王医生也反复表示宁宁可以治疗好,让刘女士带4万块钱来京,并说“救助名额只能保留到8月底”。

    而事实上,在宁宁诊断出脑瘫后,刘女士已经带着他在许多大医院就医,没有哪个专家说“肯定能治好”,“手术有96%的治愈率”,这让刘女士心里不禁打了个问号,再加上张江和王医生一直要求刘女士带4万块钱,刘女士开始犹豫到底去不去北京,“这家医院和基金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一开始说免费,现在又让我们带钱去?”

    在采访中北青报记者接触到多位曾在京军医院就医的患者,他们的共同特点都是“接到基金救助的电话通知”。

    一位来自安徽的患者家属告诉北青报记者,他曾在2014年在网上查询到这家医院,留下了联系方式后,京军医院持续不断给他打电话邀请他带着孩子来北京就医,“打电话说有基金救助,催我带着钱来,隔段时间就打一次。”

    一位乐山的脑瘫儿妈妈在微博上写下了自己的遭遇:京军医院经过当地政府找到她,说可以救助,但要带两三万块钱来。到医院和其他患者交流发现,医院里的每个孩子都是接到“基金救助”通知来的,实际手术费要5万多。

    另外一位来自长沙的患者也有过“基金救助”的经历:“2014年左右接到该医院的电话,说有救助基金。后来在京军医院就医花了6万余元,基金救助只给了1000多元。”

    现场——

    民营医院藏身居民区

    患者称“不如老家县医院”

    根据张江提供的地址,北青报记者日前来到南五环外的高米店村寻找该医院。医院位于一片居民区中,由于没有什么患者,不走到跟前很难发现这里有一家医院。门口停放着几辆印有“京军医院”字样的车,其中两辆京牌,一辆晋牌。入口墙上挂满了6块牌子,用以说明医院的身份: “中国3.15诚信品牌单位”、“中国十大诚信品牌单位”、“北京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共建单位”、“北京京城国医堂中医药研究院”、“北京市大兴区京军医院”。

    医院内只有4栋楼,紧密地挨在一起,每栋不高过6层,分别是综合门诊楼、肝胆科及住院部、科研专科楼和康复中心,门诊楼内除了导医外并无他人,肝胆科及住院部楼一层的几个诊室房门紧闭。除了大院里保洁员拿着扫把在打扫,以及偶尔出现的医护人员,整个医院显得冷冷清清。北青报记者调查期间多次来到该院门诊,总共只见到了两位前来咨询的患者。

    在一位医生助理的带领下,北青报记者来到了门诊楼斜对面的“住院部”,脑科病区里患者稀少,每个病房床位4到8张不等,但多数只住了一人。“这几天人少,前几天人可多了,最多的时候住100多人,走廊还得加床”,医生助理向记者描述医院曾经的“繁忙”。一说到这家医院,坐在公交车站附近执勤的志愿者阿姨一下子眉头紧皱,她凑近前来,压低了声音告诉记者:“我们本地人都不在这里看病,有病了上城里大医院看。这是一个私立医院,也没有医保,来看病的都是外地人。你要是跟它咨询,它会先你交押金,让孩子住一个礼拜,花个好几万,做完手术就让你回家养着去,谁知道孩子好没好。”这位志愿者阿姨还表示,这家医院就广告做得好,导致很多外地人来这里住院。

    在医院内,北青报记者遇到了来自江西九江的吴女士,她带着患有自闭症的孩子小山(化名)前来看病。“我是今天上午刚到这里,已经交了5000块钱的住院费,医生说可以给孩子做微创治疗,但是来到这里之后感觉有点失望,还不如我们县里的医院。”

    另外一位安徽籍的患者家属,在医院匆匆看了一圈后便离开了,他告诉北青报记者,自己四年来带着孩子在全国求医,大大小小医院去了很多,“这家医院设备不行,住院部的人躲躲藏藏,网上广告打得很好,但来了现场一看就不靠谱”。

    疑点——

    基金会和医院到底什么关系?

    不同于其他医院,这家医院的门诊大厅不大的空间里,单独设置了一个“基金申领窗口”,窗口内的墙壁上挂着两个牌子,分别写着“中华慈善总会杏林爱心基金医疗援助定点单位”、“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健康与教育公益基金慢病救助项目指定合作医院”。

    为什么基金申请窗口设在医院办公?该院一名医生助理说,这是因为基金只收来自医院的材料,也就是说,患者只能在京军医院看病产生了花费,凭借医院的票据去申请基金,患者无法独立去申请基金。

    在这里办公的是谁?京军医院的导医告诉记者,在这里办公的是基金的工作人员,平时都在,只有周三下午休息。9月7日,北青报记者再次来到医院,见到了在这里办公的一位二三十岁穿白大褂的女性。她自称是基金的工作人员,并非医院员工,穿白大褂是因为“自己衣服脏了”。在交谈中,该工作人员多次提到“我们医院,我们院长”等字眼,随即又改口。当提及为什么基金只和京军医院合作的时候,她说“因为这家医院是治疗脑瘫最好的医院”。

    除了在医院设立基金窗口,京军脑瘫病医院的所谓医生也和这家基金会关系暧昧不清。北青报记者发现,最初联系宁宁亲属的王医生,在其微信朋友圈里看到大量“杏林爱心基金”在各地活动的照片,救助电话均为010-508302××。北青报拨打该电话,对方称是“杏林爱心基金”。而进一步查询发现,这个座机号码曾经被北京京军医院用来注册了互联网域名。记者向导医台表示自己要找看脑科的“王医生”,导医说:“王医生不是医生,是医生助理,不负责看病。现在不在医院,可能是去基金那边了。”导医表示,该院的医生助理经常要忙碌基金的工作。

    先说“免费”后来“要钱” 到底谁能免费?

    今年以来,“杏林爱心基金”在湖南岳阳、广西钦州、北海多地开展活动,依托当地慈善总会和民政部门下发通知,在大量新闻报道及通知中,该基金救助的方式均为“康复治疗费用由杏林爱心基金负责,每个患儿4-5万元”、“患者治疗期间除去医保、新农合等,剩余部分由杏林爱心基金兜底补足”。

    宁宁妈妈最大的困惑是,官方发通知明确“免费救助”,为什么到后面又变成了要带着4万块钱去北京?北青报记者查询发现,像宁宁这样情况的患者不在少数。

    北青报记者向王医生及张江分别询问了同样的问题,对方的答复均是:宁宁不符合免费救助的条件,但基金仍给他们申请了部分救助。至于哪些患者得到了免费救助,对方说“很多”。宁宁妈妈询问同村、同县一起筛查的患者里谁得到了免费救助,对方又支支吾吾答不上来。

    业内——

    医院以盈利为目的

    则为非公益行为

    一家致力帮助脑瘫患儿回归社会的慈善组织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如果通过到各地宣传让病人去医院做手术,这更像是一种商业行为。一般的公益机构是不会这样传播的,尤其是跟某家医院关联去做救助,可能有一定的欺骗成分在里面。”

    另一家专门做儿童心理健康的基金会负责人表示,如果一开始跟病人说看病不要钱,但又变卦,从宣传上误导了患者,这是不允许的。公益可以收费,但不能是欺骗的形式。

    该负责人还说:“如果医院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实现盈利,这就不属于公益行为,甚至是违规的。”

    调查——

    京军医院的脑瘫基金项目曾被叫停

    根据众多患者的描述,京军医院利用“基金救助”方式进行营销由来已久。北青报记者查询资料发现,该院作为定点医疗机构最早开展脑瘫救助项目是在2014年的5月20日,当时由二十一世纪公益基金会出面,成立了一个名为“全国小儿脑瘫康复专项基金”的救助基金,定点医疗救助单位是“北京京军脑瘫病医学研究院”。而这家“北京京军脑瘫病医学研究院”与“北京大兴区京军医院”有诸多关联之处:同一高管、同一联系方式、相邻的地址。

    北青报记者在其官网上查询二十一世纪公益基金会2015年的财务审计报告后发现,当年京军医院曾给该基金会捐赠43万元,捐款用途为“普及脑瘫健康教育知识,对弱势群体的救助活动与慈善补贴项目”。

    随后,北青报记者致电二十一世纪公益基金会,询问得知,以前确实有这一只“全国小儿脑瘫康复专项基金”,但因为上级部门的要求,该基金在2015年10月份的时候就已经被叫停,该基金会也不再与京军医院合作。

    对于这家京军医院的评价,基金会工作人员一开始说“不太清楚”,但最后他顿了顿,劝告记者道:“去之前一定要了解好医院的情况,包括设施、治疗情况,了解清楚了再去。我还是建议去大一点的知名医院看病。”

    被叫停的基金项目仍然多地活跃

    今年7月刘女士收到的救助通知短信里是这样描述的:“我是杏林春雨全国脑瘫康复救助基金会”。而调查中记者发现,“杏林春雨行动”、“全国小儿脑瘫康复救助基金”、“杏林爱心基金”这些近几年活跃在各地的脑瘫患儿救助相关活动之间,存在着“换汤不换药”的关系。“全国小儿脑瘫康复救助基金”被叫停后,相同“套路”的基金救助与医院合作模式却没有停止,期间一直以“杏林春雨行动”的名义开展多次救助活动,其背后的主要参与人物和医院都是同一批。

    记者调查发现,“杏林春雨行动”与“全国小儿脑瘫康复救助基金”几乎同步出现,2015年以来,该行动在湖南怀化、四川德阳、甘肃陇南、广西桂林等多个城市开展脑瘫患儿救助工作。其做法也极具一致性:登记在某一基金会名下,联系当地民政部门和慈善总会,组织“北京的脑瘫专家”到当地进行筛查,声称筛选5名脑瘫患儿到北京指定医院免费接受手术治疗。

    2015年10月,二十一世纪公益基金会与京军医院终止合作后,新的合作基金会变成了“吴阶平医学基金会”,并出现在多个“杏林春雨行动”相关的新闻报道中。

    而从今年4月份起,参与“杏林春雨行动”的公益组织变成了中华慈善总会。相关资料显示,中华慈善总会在今年4月受李建林的捐赠设立“中华慈善总会杏林爱心基金”, 定向用于脑瘫、癫痫患者手术自费部分的救助。京军医院是唯一定点医院。

    而李建林一直活跃在上述关于脑瘫患儿的救助活动中。根据网上报道,李建林有多重身份,且每年都有所变化。2015年7月4日,李建林以“全国小儿脑瘫康复专项基金干事长”的身份参与内蒙古的“杏林春雨行动”; 2016年,李建林的身份变成了“吴阶平医药基金会小儿脑瘫救助专项基金会干事长、项目办主任”;同年12月20日,李建林又以“‘杏林春雨行动’小儿脑瘫救助基金办公室主任”的身份在年底总结表彰会上做工作报告。今年,李建林又化身为中华慈善总会的捐赠人,向中华慈善总会捐赠100万成立杏林爱心基金。

    慈善总会:如有具体证据一定会审查

    杏林爱心基金的唯一定点救助医院是京军医院,这个合作如何定下来的?北青报记者致电中华慈善总会筹募部,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今年年初李建林找到中华慈善总会要捐赠。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必须尊重捐赠人的意愿。“京军医院作为定点救助医院,是捐赠人李建林要求的,那家医院跟他有合作。”

    中华慈善总会表示,他们只负责病人的材料审核以及救助金的发放工作,符合救助条件的病人向中华慈善总会提出申请,审核病人的情况属实后再向病人发放救助金,他们只做救助不做治疗。

    该工作人员还表示:“我们也是在不断运作过程中发现有没有问题,这个基金建立到现在刚进入初筛阶段,现在在广西筛查。参与这种活动我们也要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如果说医院就是为了牟利,且有具体证据的话,我们也是一定要审查这件事的。”本版文并摄/北青暗访组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公益调查
你喜欢以哪种方式参与公益行动?
1.冲锋在抢险救灾前线
2.大山深处支教
3.捐款或捐物
4.植树造林,绿化祖国
5.到敬老院陪伴、帮助老人
6.其他
   
项目推荐
母亲邮包
多背一公斤
爱心衣橱
黑苹果青年计划
爱心包裹
大爱清尘
母亲水窖
银杏伙伴计划
百度小桔灯
结对捐助
21世纪公益行动
为中国而教
春蕾计划
博文精选
异地买墓, 想说“葬”不容易
网易博客
为何会出现贩卖亲生儿女现象
网易博客
农村春节是一场“摆拍式”团聚
凤凰博客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